欧美人与Z0ZOXXXX视频,精品国产人成亚洲区,欧美熟妇与小伙性欧美交

<optgroup id="u2ksc"></optgroup>
  • <li id="u2ksc"></li>
  • <bdo id="u2ksc"></bdo>
  • <optgroup id="u2ksc"></optgroup>
    服務熱線0371-65720722 13838593190

    談談預防接種憑證翻譯這些事

    發布時間:2021/11/2 18:35:33  瀏覽:


    新冠疫苗接種憑證的涉外翻譯問題如何解決?

    中國疾控中心免疫規劃首席專家王華慶表示:" 新冠肺炎的全球大流行一直沒有終止過,現在疫苗批準使用其實給予我們阻斷新冠全球大流行帶來了希望,最好的一個辦法就是通過疫苗來建立群體免疫,但是建立群體免疫是一個逐漸的過程。如果我們接種疫苗越多,接種率越高,對降低新冠變異的速率也有很大的好處。"

    在國內接種新冠疫苗完畢后,接種機構會向受種者出具《預防接種憑證》。盡管我國本著方便受種者涉外使用,在“預防接種憑證”、“受種者編號”、“疫苗名稱”、“疫苗追溯碼”等關鍵字詞下方都附有英文翻譯。

    但部分國際貿易、涉外就讀人員,如美國普林斯頓大學要求所有在2021-22學年期間在?;蚓妥x于校園的大學生和研究生,都必須接種美國FDA或WHO授權的新冠疫苗,并提供其接種證明。CDC(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要求所有從國際目的地出發,前往美國或在美國轉機的旅客(包括美國公民)提供過去三日內進行的核酸檢測陰性證明或新冠肺炎康復證明文件(英文版)。部分外籍人士在我國國內接種新冠疫苗后,也有回其所在國使用疫苗接種證明的需求。

    對于上述類似需要將國內接種機構出具的接種新冠疫苗的證明文件翻譯成相應的外文在所在國使用,這就涉及到如何翻譯的問題

    一、如何翻譯?

    我國國內的疫苗接種證明使用的是我國通用語言文字,在翻譯為外文時,應該留存原文的格局。在忠實于原文的基礎上,可以盡量照顧到譯入語的表達特點。

    具體參照規范主要有:國家標準 GB/T19363.1-2003 《翻譯服務規范 第 1 部分:筆譯》、GB/T 19363.2-2006《翻譯服務規范 第2 部分:口譯》;團體標準 T/TAC 1-2016/ISO 17100:2015, IDT《翻譯服務-筆譯服務要求》、T/TAC 3-2018/ISO 18841: 2018《翻譯服務-口譯服務要求》、T/TAC 2-2017《口筆譯人員基本能力要求》、ZYF 012—2019《譯員職業道德準則與行為規范》;以及國際標準 ISO 20228《口譯服務-法律口譯要求》(Interpreting services—Legal interpreting — Requirements)。

    二、選擇正規的翻譯機構。

    疫苗接種證明這類證明文件使用所在國一般來說對于翻譯文件有一定要求,具體在翻譯前建議咨詢疫苗接種證明翻譯文件使用國家的相關要求。

    參考我國法院對于涉外材料翻譯機構的一般要求,包括以下4項內容:

    1、提交的翻譯件必須是經國家工商管理機關批準依法成立的正規翻譯機構出具。正規翻譯公司工商營業執照經營范圍內包含“翻譯服務”類目,公司名稱中包含“翻譯服務”字樣,英文名稱中包含“TRANSLATION”。

    2、正規翻譯公司翻譯完成后會在翻譯件上加蓋翻譯公司中英文印章,加蓋印章的文件表示翻譯公司對翻譯件內容與原件內容一致性的確認,具有一定的權威性。

    3、正規翻譯公司在處理文件時,為保證內容表述的準確性和嚴謹性,一般會選擇專家級譯員對稿件進行翻譯,保證譯文內容表述與原件絕對一致,不會出現錯譯漏譯現象。

    近期打算從中國出境已接種疫苗的旅客,建議出行時做好準備,不僅需要過去三日內進行的核酸檢測陰性證明或新冠肺炎康復證明文件(英文版),同時攜帶翻譯好的新冠疫苗預防接種憑證,避免為旅途增加不必要的麻煩。


    新冠相關附加信息

    近一段時間隨著德爾塔毒株等高傳染性變異的出現,世界各國新冠疫情急劇反彈。美國在一天新增超過20萬確診病例、1000多例死亡。歐洲多個國家的確診病例數在幾天之內翻倍。世衛組織表示,德爾塔毒株未來數月將成主要流行毒株,并警告各國在情況再次惡化之前,迅速采取行動以遏制本輪疫情。

    此輪疫情中,歐美疫情大規模反彈尤其令人關注。在歐洲,德爾塔毒株加速傳播,德國、法國、意大利、西班牙等國在8月初紛紛擴大新冠通行證適用范圍,加強在公共場所的限制措施。在美國,美疾控中心6日發布報告顯示,美國大部分地區新冠病毒社區傳播嚴重,“新增確診病例、死亡病例、住院病例在不斷上漲”。不僅如此,“拉姆達”變異毒株也正在美國部分地區蔓延開來。

     

    眼下,將歐美此輪疫情歸咎于病毒變異的觀點頗有市場。不過有分析指出,所謂“病毒變異論”本質上是種倒果為因的解釋。正如世衛組織專家不久前表示,當前的疫苗對德爾塔變異毒株仍然有效,“一些國家和地區出現疫情反彈不是疫苗沒有發揮作用,而是在社交限制措施等方面放松了警惕”。

     

    不久前有專家撰文稱世界上大多數病毒學家認可新冠病毒“是一個常駐病毒,世界要學會與這個病毒共存”,同時提及到接種疫苗是“與病毒共存”的前提條件。長遠來看,這當然是正確的,畢竟人類并沒有成功地消滅過多少種病毒,幾乎任何病毒都可以說是與人類“共存”狀態。但我們可以先觀察下西方“與病毒共存”的短期效應。

     

    一、西方的“與病毒共存”到底是什么意思

     

    首先需要說明的是“與病毒共存”是自疫情爆發以來在西方始終存在的一種說法。這套理論不僅是在描述“新冠病毒會在地球上長期存在”的客觀事實,同時包括了關于公共衛生政策和防疫路線的宏觀討論。

     

    共存論最早的版本出現在去年5月,當時西方正處于新冠疫情爆發的早期。美國《華盛頓郵報》主筆、普利策獎得主尤金 ? 魯賓遜發表了一篇社論《我們必須找到與病毒共存之道》[1]。

     

    《華盛頓郵報》社論《我們必須找到與病毒共存之道》

    文章首先陳述了美國疫情在第一波爆發后并沒有消退的跡象,新冠肺炎已經變成了美國人的主要死因之一。接下來作者話鋒一轉,引用紐約州州長安德魯 · 庫默的言論稱“極度嚴苛”的現行居家限制“不是一種可持續的政策”,人們必須被允許走出家門、孩子們必須回到學校接受教育、經濟活動也必須逐漸恢復。

    然而問題在于,當時還世界上沒有新冠特效藥、也沒有疫苗(作者也承認他不認為安全和有效的疫苗可能在短時間內出現)。那么美國如何在疫情肆虐的情況下做到解除隔離,恢復常態?

    作者在下一段給出了答案:“如果我們可以確認患有這種疾病并產生抗體可以賦予強大而持久的免疫力,那么幸存者應該可以恢復正常生活。那些工作需要近距離接觸的人,例如理發師和按摩師,(在被感染后)我們可以給他們頒發某種免疫認證……剩下的人將會帶著口罩小心翼翼地出行?!?/a>


    《我們必須找到與病毒共存之道》節選

    在文章的后半部分,作者開始分情況列舉感染后的幸存者和未被感染者將如何在新的常態下繼續生活,但是只字不提那些因為感染新冠不幸死亡的美國人,好像他們是美國社會應該付出的“必要代價”。

    這套“與病毒共存”的理論直接預設政府必須放寬或放棄隔離措施,犧牲社會中的易感人群和高危人群,其思想內核與英國政府早期提出的“開放式”(躺倒式)防疫如出一轍。

    在今年年初新冠疫苗面世之后,“共存論”也與時俱進發展出了疫苗免疫的版本。其中比較具有代表性的論述來自上個月底美國微生物學家凱瑟琳 · 薛在《紐約客》雜志發表的一篇文章[2]。


    《紐約客》雜志長文《與新冠共存》

    在文章中,作者承認現階段的研究表明,無論是過去感染過新冠病毒的人或是目前已經完全接種新冠疫苗的人都無法做到對新冠病毒達到完全和徹底的免疫。

    作者介紹科學家通過對新冠肺炎病毒的“近親”SARS病毒和MERS病毒的長期研究發現,感染者的抗體水平在被感染后的兩三年會出現顯著下降,但她同時也指出這不一定代表免疫會完全失效,“即便抗體減少,他們也有可能足以防止感染或使輕癥不變成重癥”。

    然而最近出現的多個變異毒株讓問題變得更加復雜。人體響應初始病毒或現存疫苗產生的抗體與其中幾種變異的結合性較差,為再次感染創造了機會。

    比如巴西的馬瑙斯市出現的情況就值得所有人的警惕。這座城市在去年上半年曾經爆發了非常嚴重的疫情,去年10月的一項血清調查估測,城市里有高達76%的人已經感染過新冠疫情,這使得一些科學家宣布這座城市基本實現了“群體免疫”[3]。

    但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是,去年年底新冠疫情再次席卷了馬瑙斯,而且新一波的疫情比過去更嚴重,住院人數和死亡人數都超過了第一波疫情。至于為什么在已經實現“群體免疫”的城市會爆發更嚴重的第二波疫情,研究人員認為背后有多重原因:有觀點指出當地政府自以為已經達到“群體免疫”,過早地放棄了社交區隔政策,要負重要責任;也有人認為新出現的“伽馬變異毒株”是造成第二波疫情失控的重要因素[4]。


    巴西城市馬瑙斯在已經達成“群體免疫”后爆發了更嚴重的疫情,上圖為每日新增死亡和住院,下圖為傳染數R值(圖源:[4]

    作者認為即便存在上述免疫失效的情況,被感染或接種疫苗后產生的抗體依然可以起到一定作用。文章引述英國和丹麥的研究稱,曾經感染新冠的人群在幾個月之后的再次感染率是未感染者的1/5。除此之外,今年4月美國疾控中心分析了10262個已經接種兩針疫苗但是依然感染新冠的“突破感染”病例,發現其中27%無癥狀,10%病情嚴重到需要住院治療,2%160人)死亡。這160個打完全部疫苗后依然感染新冠死亡的病人,年齡中位數為82[5]。

    作者的結論是“即便疫苗取得了如此驚人的成功,人類消滅病毒甚至群體免疫的可能性依然很小。因此我們必須改變與病毒相處的方式”。她預測病毒將會持續在人群中傳播,但是感染者的癥狀越來越輕。某些群體,例如老年人和免疫功能低下者,仍將面臨跟嚴重的病情并發癥風險;弱勢群體可能會像現在人們死于流感和肺炎一樣死于新冠。但是對于“我們大多數人”來說,新冠會成為像流感一樣的“熟悉的敵人”。

    《紐約客》這篇共存論文章的作者是研究微生物組演化的學者,對病毒和人體免疫系統有比普通人更深入的認識。作者意識到了疫苗的局限性和病毒的威力,但是依然寄全部希望于疫苗,對未來十分樂觀。疫苗突破感染中“只有”2%的死亡率對于作者來說就是“驚人的成功”。至于那些易感、高危人群以及打完疫苗依然感染去世的人,作者直接將其排除出了“我們大多數人”的行列。

    上述兩篇鼓吹與病毒共存的代表性論述的唯一區別在于前者相信感染者的群體免疫、后者相信疫苗的效果,共同點是他們都沒有考慮嚴防死守式的防疫措施,接受確診和死亡的常態化,主動放棄了社會中的某些弱勢群體。

    圖片

    二、西方“與病毒共存”的結果

    在《紐約客》發表這篇共存論文章之后不久,英國廣播公司(BBC)發表文章指出:“英國,美國或者歐洲國家,近半年會首先恢復社會常態……恢復有個過程,但肯定會帶來一些小規模的反彈?!薄翱赡芤院笥筒粓蟾腥救藬?。因為沒有意義。就像流感一樣,雖然會估算人數,不可能采取全民篩查的方式,這是勞民傷財?!?span style="font-family:'Calibri','sans-serif'">[12]目前,在接種率接近70%的英國,新冠病死率降至0.1%,“接近流感的水平”,因此可以說英國找到了與病毒的共存之道。

    英國的現狀有兩點值得商榷。首先,英國現在的“0.1%致死率”不應該完全歸功于疫苗。英國國民保健署公布的官方數據顯示,英國完成疫苗接種的成年人口不到八成,但是體內有抗體的成年人口高達93.6%。

    考慮到前文已經介紹過,一些人在接種過疫苗之后幾個月抗體水平會大幅下降,出現抗體檢測陰性的情況。顯然英國的高抗體陽性率既包括了接種疫苗的情況,也包括至少6百萬已經被感染過的情況。除此之外還要考慮到英國目前已經有13萬人(全國0.2%的人口)因為新冠死亡?,F在統計的“低致死率”是最危險的那群人已經離世了之后的結果。


    如何看待致死率的高低問題。對于上面幾位共存論者來說,英國現在的致死率似乎并非完全不可接受,甚至可以作為防疫的“正面案例”。英國最近幾天每天約90人因為新冠死亡。這是基于英國目前的群體免疫程度,以及一個發達國家的人均醫療資源所產生的結果。如果將這套模式擴展至全球,是否還會有英國的效果?

    全球范圍內,即便有7成人打疫苗也很難達到英國人的免疫程度,更不用說很多國家仍在面臨的“疫苗荒”,另外世界上絕大多數國家的人均急救病床等醫療資源也比英國這類老牌發達國家匱乏得多。如果真以英國為師進行防疫,實際的死亡人數只會不可預測地更多。

    雖然新冠病毒難以消滅,從長期看確實會“共存”,但一些共存論者認為普遍施打疫苗、實行“群體免疫”就能在短期內讓新冠的危險降為“流感”的級別,并由此主張盡快大開國門、恢復人員交流以及放寬甚至放棄長期以來嚴防死守的隔離政策。我認為現階段做出這樣的判斷過于草率。

    近一段在全世界各地出現的“德爾塔毒株”有更強的傳染性,最新發現的“拉姆達毒株”不僅具有高度傳染性,甚至還可能具有逃避抗體的能力。此外目前人們對于新冠產生的后遺癥也缺乏認識。這些都為未來的防疫工作帶來了新的挑戰。


    三、曲解“與病毒共存”代價沉重

    上周,美國彭博社刊文稱中國“病毒清零”的防疫策略將使其未來幾年面臨“被國際孤立”的危險。文章表示如今世界上大多數國家開始嘗試與新冠病毒共存,而中國卻試圖長期徹底消滅新冠病毒,這將會“付出很大代價”[11]。

    然而事實是,目前美國已經有超過63萬人因為新冠死亡。一篇發表在《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刊》的論文估測,新冠疫情使得美國國民人均預期壽命從78.61下降了到了77.48——平均每個美國人因為新冠少活了1.13[9]。還有什么“代價”比這么多人的生命更大呢?

    彭博社和BBC這些西方媒體出餿主意是希望把中國拉下水,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近一年多以來,西方主要大國消極應對疫情,不僅給世界人民帶來傷害,也會讓本國人民繼續付出慘重代價。相比之下,中國政府在確認新冠疫情嚴重性之后第一時間組織和動員了全社會的各種資源全力抗擊疫情。在全國人民的配合下快速有效地控制住了疫情,在世界上創造出一片免于被新冠威脅的凈土。孰是孰非,一目了然。

    西方國家的政客在疫情期間“保經濟、棄人命”,結果是經濟和人命都沒保住。中國把人民的生命安全和身體健康放在第一位,反而成了去年全世界上唯一實現增長的主要經濟體,外貿規模更是創歷史新高。今年上半年,中國18.07萬億元的進出口規模創下了歷史同期的最好水平[13]。國家近幾個月奉行的“嚴防死守”政策反而促進了對外貿易,完全不存在所謂“閉關鎖國”的情況。

    以當下全球疫情發展態勢看,病毒或將與人類較長時間共存。但是,與病毒共存絕不是放任病毒不管,不能像一些國家那樣單純寄希望于疫苗,防控措施卻形同虛設,而應該堅持廣泛接種疫苗和疫情防控并行,戴口罩、勤洗手、保持距離、減少聚集、隔離等措施放松不得。尤其是在全球疫情沒出現實質性轉變的時候,絕不能以“與病毒共存”的借口放松疫情防控,以免波及已有的防疫成果。

    如果放任疫情惡化,不僅會給全球公共衛生體系造成巨大壓力直至崩潰,同時也可能產生新的風險與不可知的毒株,進而使本來就不穩定的世界經濟復蘇進程偏離既有軌道。IMF首席經濟學家吉塔·戈皮納特不久前警告,變異新冠病毒持續傳播可能令世界經濟復蘇“脫軌”,或將導致全球經濟產出到2025年累計損失約4.5萬億美元。


    欧美人与Z0ZOXXXX视频,精品国产人成亚洲区,欧美熟妇与小伙性欧美交